• <u date-time='2rqe6g'></u>
    1. <b id='ke0rqe'></b>

    2. <select draggable='7nszk7'></select>
        1. <ii dropzone='ifrcqmu'></ii>
          1. 歡迎您訪問碧水源集團網站!

            NEWS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主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碧水源:污水資源化亟待市場化“突圍”

            文章來源:中國戰略新興産業雜志     作者:方方

            2020-08-03
            返回列表

            ——專訪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文劍平

            “環保領域市場化程度不高,比如水務,各地都有自己的水務公司和水務集團,多多少少會形成一些地方保護主義和市場的保守性,在開發和公平性上就受限了,在需求端是萎縮的,支離破碎的。整體來說,我國的污水很多,但是大都不‘放’在市場上。民營企業占的市場份額都是零打碎敲的,沒有市場怎麽發展企業呢?沒有強大的企業哪有創新的技術呢?沒有創新的技術、沒有企業怎麽會搞好環保呢?”


            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文劍平

            創辦于2001年的民營環保企業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碧水源),身上一直有很多光環——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高新技術企業、打破核心膜設備國外技術壁壘、引領本土膜設備在國際市場掌握話語權、環保龍頭、2012福布斯中國最具潛力上市公司享受過高光時刻,也陷入過艱難困局,2018年,碧水源和其他許多民營環保企業一樣,遭遇了現金流緊縮、資金周轉困難等行業性沖擊。接下來,這家環保行業的龍頭民營企業與國資“聯姻”,利用碧水源在水處理領域的核心膜技術和行業領先地位,快速打造國内領先的水處理産業平台。經曆了近20年的風風雨雨,碧水源掌舵人文劍平對于解決中國水問題深有感悟。他在接受本刊記者專訪中指出,污水資源化将是解決我國水問題的一個關鍵,也是我國水處理行業未來真正的出路和市場。

            1、水務領域市場亟待改革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随着中國城鎮化發展、城鄉供水一體化進程持續加速,供水設施面臨升級改造和擴大規模方面需求迫切,供水和污水處理服務以及水環境治理等領域市場規模預計将穩步增長。碧水源創立近20年來,行業大環境都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行業發展上遇到了哪些瓶頸?企業自身在行業變化中有什麽值得借鑒的經驗?

            文劍平:碧水源在環保領域發展了20年,總體來看,我國水資源少、水污染較嚴重,水少就容易污染,水污染了供應量就越來越少,這是個惡性循環,所以我們一直堅持以自主研發世界領先的膜技術解決中國“水髒、水少、飲水不安全”三大問題。我國水最大問題是髒,MBR(膜生物反應器)技術是唯一一個可以解決水髒問題的技術,其他的技術隻是降低了污水髒的程度,這個技術通過膜分離和傳統生物處理工藝有機結合,可以有效地把污水變成資源,也是當今世界上最爲先進的污水資源再生技術。我們已經在全國探索、推廣應用了20年。但是這個技術,我們推廣了20年,在污水處理行業裏面有多少份額?僅有7%-8%。以我們國家的現實需求程度,這個技術不應該隻占這麽少份額,應該占到60%才比較理想。

            這麽多年在行業中發展,最大的體會,就是我國的環保領域市場化程度還不夠,使得這個領域很難出現比較強、比較大的企業。世界500強企業當中,沒有中國的環保企業,而法國就有兩家進入世界500強的水務企業。市場開放不夠,就很難讓環保的投入變得更爲高效,就很難通過技術創新提高行業集中度。近幾年,我國對環保的投入很大,效果也是不可否認的,但是投入産出的匹配還是不太理想。不理想來自公共服務領域裏,有些并不是市場化運作,缺乏透明性、公允性,有時就篩選不到好的企業和好的技術。

            環保領域市場化程度不高,比如水務,各地都有自己的水務公司和水務集團,多多少少會形成一些地方保護主義和市場的保守性,在開發和公平性上就受限了,在需求端是萎縮的,支離破碎的。整體來說,我國的污水很多,但是大都不“放”在市場上。民營企業占的市場份額都是零打碎敲的,沒有市場怎麽發展企業呢?,沒有強大的企業那有創新的技術呢?沒有創新的技術、沒有企業怎麽會搞好環保呢?這就是現實。

            我認爲環保領域,尤其是水務這樣跟民生如此相關的領域亟待改革。水環境不好直接承受的是民衆,水質不好直接受害的也是民衆。民營企業在這個領域生存困難,發展艱難。盡管生存很艱難,我們還是一個項目一個項目地去争取。

            國家産業政策引導産業發展,要在需求端進行設計,企業就沿着這個方向開發創新技術和産品。把需求端支撐起來,企業就知道怎樣發展了。産業政策需要有連續性和系統性。如果一項政策今天有,明天沒有。有這個政策時,企業把所有資源安排都放在這個項目上,甚至負債去搞這個項目,政策一旦取消,企業可能就死掉了。我們需要市場需求激發出來的産業和産品,而不是人爲的創造供給。

            2、自主創新解決中國水環境問題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碧水源通過創新膜技術,推動了市場上的膜産品逐漸走上了國産化、規模化的道路。技術創新對碧水源市場占有率起到怎樣做用?目前我國的水處理技術發展水平和世界先進水平還有差距嗎?如果有差距,在哪些方面?您認爲我國解決水環境問題,除了需要企業深耕技術創新外,還有哪些短闆需要補齊?

            文劍平:碧水源的發展是從創新開始的,我們從研發每天可處理5噸污水的MBR設備開始,到50噸、500噸、1000噸,一直到一個單元MBR設備可以每天處理2000噸以上污水。2009年,碧水源自主研發的膜生物反應器組器系統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從起步到規模化、産業化用了6年時間,2010年開始,走上了推廣MBR的路。憑借這項技術,碧水源逐漸發展成爲我國MBR技術大規模應用的奠基者,在污水處理與資源化技術的尖端領域跨入了世界前三強,比肩日本和歐美國家的行業巨頭。目前中國MBR市場份額,碧水源占了70%。但是總體來看,技術推廣還是不算快的。針對中國這麽大的污水市場,我們企業的規模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公共領域的技術推廣就有這個特點,決策群體的知識面、工作的連續性是不一樣的,人爲因素較多,科學性、公平性就會降低。不過民營企業要想生存、發展,哪怕是發展很慢或是有很多波折起伏,也一定要堅持創新。

            在中國環保領域,一些技術就是世界的前沿技術,在水處理這一塊,我們的技術革新是很多發達國家都不具備的。不是說我們有多聰明,而是别的國家沒有遇到我們國家這麽難的問題,我們去解決這些比較難對付的問題時,技術當然會比很多國家都要強。甚至可以大膽地說,中國的污水處理技術和污水資源化水平是全球第一的。哪個國家有像北京這麽大的、兩千多萬人口的城市,把污水處理标準提到地表水四類标準的,這在全球其他國家是沒有的,很大程度上是靠碧水源的膜技術實現的。

            針對我國複雜的水環境問題,出路在哪?隻能是靠創新。解決水資源短缺問題,如果靠挖地下水,把留給子孫後代的水資源消耗掉了,是不可持續的;單靠跨域調水,成本又非常高,對生态産生破壞性影響。比如,山東省每年有将近500億方水需求缺口,其實可以考慮更大規模地應用海水淡化,目前海水淡化的技術已經很成熟了。碧水源自主創新研發的高性能海水淡化反滲透膜已應用于多個海水淡化典型項目。其中,青島董家口海水淡化工程由碧水源和青島水務集團聯合投建,一期規模爲10萬噸/日,由于關鍵的膜技術已經實現了國産化,使得噸水處理價格降幅可達30%左右,出水水質完全符合港區企業生産用水要求,被國家發展改革委确定爲“反滲透膜材料研發與産業化及應用示範項目”,對國内海水淡化技術的推廣應用起到了良好的示範作用。

            所以說,中國水問題的解決,水資源安全、水環境安全、飲水安全保障一定要靠創新。

            3、創新将開發更多市場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環保企業主要與各地政府合作,市場開放度不高,企業有時難以通過技術、服務得到市場機會,在這種情況下,碧水源是怎麽開拓市場的?

            文劍平:創新的進一步發展一定要靠市場化。相對于其他領域的改革,公共資源領域的改革還是相對滞後的。沒有市場化,技術也很難進步,企業不産生效益,就很難去做創新。創新的根本動力是創造需求,把市場放出來,這個領域的創新就會一下被激發出來。相對市場需求,人才、稅收政策都是次要的問題。政府要愛護我們這個市場。

            我至少拜訪過上百個城市的書記。因爲水資源、水環境和水安全是他們最關心的民生問題之一。給政府寫報告,寫到解決問題的痛處,提出最佳的解決方案,就合拍了,能産生結果。就這樣一點點地碰,拓展了碧水源的市場。比如北京、雲南的昆明和洱源等地就是靠寫信、寫報告争取來的。針對北京的市場,雖然雨水等傳統水資源短缺,但污水廢水這樣的非傳統水資源并不缺。碧水源提出,如果把污水變成資源,就是一把鑰匙開了兩把鎖,既治理了污水又新增了水源。方向對路,技術領先,就打開了市場。比如,昆明的滇池,大理的洱海,碧水源依靠技術創新,拿到了滇池流域的洛龍河污水處理廠、洱海源頭的洱源縣新水源廠項目,現在滇池每年可從污水中獲得的新生水資源量超過910萬立方米,而經過處理洱源流到洱海的水質和洱海相近,也不會污染了。

            我們換位思考、有針對性地研究客戶的需求痛點,逐步就有了我們自己的項目。現在還有個别城市搞地方保護主義,比如有的項目,技術很傳統,标準很低,占地比我們大兩倍,水價比我們高,水質也比我們低,這種情況也是存在的。爲了打開市場,我們可以跟各個部門彙報,通過破解“痛點”,研究需要,用科學的方法跟書記寫信、寫報告溝通。我們會孜孜不倦地寫下去。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由民營企業轉變成國資控股,爲碧水源帶來哪些機遇?目前我國民營環保企業有哪些困擾?民營環保企業最終與國資合作是行業的發展方向嗎?

            文劍平:在我國,民營企業在經營發展中,确實會遇到不少困難和問題,就像有的民營企業家形容爲遇到了“三座大山”:市場的冰山、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比如,有的人存在對民營企業的誤解或偏見,不願跟民營企業打交道,怕有風險;銀行不願貸款或貸款利息很高等等。

            我認爲,作爲具有核心先進技術、長期發展前景看好的民營企業,碧水源雖遇到過短暫的經營性困難,但一直都有信心通過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跨越難關。現在,碧水源和中交集團全資子公司中國城鄉進行混改,也讓企業面臨的一些困難得到了舒緩。國有企業的管理體制還是很成熟的,成功混改後,除了遵守公司法,還要遵守國資委的相關規定。但是這兩種類型的企業合在一起要擦出多大的火花?目前的方向是清楚的,國有企業看上了我的團隊和技術,我們給國企創造了利潤;國有企業給我帶來一些市場、融資等資源。能跟國有企業進行混改的民營企業是很少的,那得是做得相當不錯的民營企業,因爲它要通過混改一整套嚴格程序的考驗,其實時間、人力等各方面成本也非常高,我們用了三年時間。目前,我們正在雙方良好的協作中逐步摸索出一套成功混改的管理和運營規範,努力成爲國企混改的先進典型。

            《中國戰略新興産業》:那麽您對未來行業發展有什麽期待嗎?

            文劍平:污染防治攻堅戰是我國三大攻堅戰之一,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指出,今年要持續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打好藍天、碧水、淨土保衛戰,實現污染防治攻堅戰階段性目标。這是黨中央的戰略部署,這也是我們行業的廣闊發展機遇。

            碧水源一直都從服務國家需要的層面來考慮,爲國家、社會及人民群衆系統性地解決水安全的實際問題。目前,碧水源膜技術及其應用已走在世界水處理、污水資源化和高品質飲用水技術的前列。我們關注的是在現有污水處理市場的占有率基礎上,以創新的理念和創新的技術,面向污水資源化領域、海水淡化領域和居民健康飲水領域,開辟更多的市場機遇。

            以2018年爲例,全國廢污水排放總量達750億立方米。如果把污水看成是我們的水資源,都收集起來,通過碧水源MBR-DF雙膜新水源水處理技術,能把它變成地表可用的水資源。既技術可靠,又經濟可行,直接處理到地表水II類到III類标準高品質水源進行再生利用,可謂一舉多得。我國水資源人均占有率隻有全球的25%。如果把這些污水看成水資源,這個市場就大了。碧水源依靠創新技術完全能做到。這就是我們巨大的市場,爲此我們一直在呼籲。目前國家相關部門在也在力推污水資源化的國家戰略實施,在制定一些政策标準和促進相關各個部委的協同。西北地區和華北地區的缺水問題,沿海地區的海水淡化需求,這都是市場,要通過污水資源化和海水淡化,解決國家水資源短缺的問題,不能隻依靠挖地下水、調水來實現水資源的平衡。關注需求、鼓勵需求的才是産業政策,這就是水務企業未來真正的出路和市場。

            未來,我們必須堅定信心,始終堅持把創新擺在第一位,同時通過混改使碧水源獲得更多的發展動力和條件。我們将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把企業做好,對得起國資、股民、對得起團隊。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生命科學園路23-2号碧水源大廈   電話:010-80768888  傳真:010-88434847  京ICP備06005295号-1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0623号  技術支持:蒲公英長沙網站建設